标王 热搜: SMT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电子制造业新闻 » 正文

富士康、华为、高通们欲撤离,深圳恐彻底被抛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3-29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中国顶尖政商新媒体,不一样的新闻角度 深圳作为开放的窗口,在中国政府举全国之力打造一个样本的绝佳历史条件下成就了举世瞩目的
 中国顶尖政商新媒体,不一样的新闻角度 深圳作为开放的窗口,在中国政府举全国之力打造一个样本的绝佳历史条件下成就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但自本世纪初开始,随着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向长三角和中西部倾斜,深圳逐渐归于平淡。
然而,过去一年,全国上下再次掀起一股深圳热。只不过,这一次热潮似乎引来争议不断。因为,持续发烧的深圳楼市正逼迫越来越多的实体企业迁离。
打开网站,深圳楼市疯狂的消息几乎刷屏。深圳某楼盘遭哄抢,而成交均价竟高达13万每平的消息,占据了各大媒体杂志头条。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月份深圳房价同比上涨52.7%。春节过后,在央行2.5万亿大放水的推波助澜下,2月份深圳房价再创新高。
这种结果,对少数地产商和炒房者来说,无疑是天上掉下个金娃娃。但对深圳的实体行业来说,却有着说不出的苦痛。
网上有个段子,说有一个人卖掉深圳南山的房子去创业,辛苦打拼十几年,公司上市了,结果一年利润还凑不够原来那套房子的首付。又有媒体报道,2014年的年报数据显示,494家上市公司净利润不足1500万元,占全部2818家上市公司的17.53%。
上市公司倾尽一年利润却无力买房,卖房创业十年还凑不够原来那套房子的首付,房地产陷入疯魔状态的深圳显然已经不再是昔日的财富发动机,而是蜕化成财富的黑洞。
高房价正逼走实体企业
当大家谈到美国如何强大时,往往会想到美国有苹果、谷歌、微软、高通等年赢利逾千亿美元的实体企业。而当人们对深圳的经济奇迹大为惊叹的时候,也是因为有华为、腾讯、万科、招商银行、中兴、富士康、创维、康佳、比亚迪等一些企业非常牛逼的存在。
而今,楼市的疯狂大大推高了实体企业的土地成本和经营成本,大量实体企业乃至实体店被驱离深圳。2008-2014年,由于人工成本大幅上涨,深圳龙岗以制鞋、家具为代表的低端制造业大面积倒闭。近年来,随着深圳房地产的高烧不退,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也成片倒下。
如今,以富士康、华为、高通为代表的企业似乎也有了撤离的计划。
继去年11月宣布投资280在郑州扩产后,今年2月,富士康又宣布在南宁筹建产值千亿的IT产业园。据悉,深圳富士康已经停止招募正式工,该公司有可能将部分生产线从深圳搬迁至郑州、重庆、南宁、烟台等二三四线城市;华为正计划把华为大学、研发中心、中试中心等功能载体搬迁至松山湖,带动东莞与华为终端业务;国际半导体大厂高通,2016年春节开工就讨论计划将办公室迁往广州,实验室和工作室搬到东莞;而中兴通讯深圳生产基地的大部分将搬迁至河源;另外,因难以忍受高租金或高房价,一些知名企业如海韵达通信、莱宝高科、茂硕电源、鼎智通讯等正计划将部分业务迁走。
深圳离不开实体经济
富士康是深圳规模最大、出口额最高的工业企业,深圳总部员工数量最高时达40万人,目前已经降低到20万人。而且富士康一度占据深圳进出口总额的半壁江山。若富士康被逼迁走,整个龙华新区将成一座空城。
目前,华为在龙岗工业总产值的比例已经从2012年的40%增长到2015年的50%以上。而2015年前三季度,剔除华为之后,龙岗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工业销售产值、出口交货值均陷入了负增长。利润总额更是下降16 %,其中,亏损企业有392家,亏损额同比增长26%。待2017华为东莞总部建成,龙岗或将一地鸡毛。
美国高通更不用说,作为全球最大的专利许可收费公司和最大的无线通讯芯片制造商,其专利之多,让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离不开这家公司的授权。截至2013年9月底的财年中,高通在中国的总营收为123亿美元。作为比华为和富士康实力大得多的企业,其撤离对深圳的税收影响非常之大。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因实体行业而辉煌的深圳其实须臾离不开实体企业。况且,被高房价逼离的实体企业远不止这几家。
无可奈何花落去,算而今重到须惊。曾经遍布于深圳的工业园区,渐渐被林立的居民楼所取代。行走于深圳的各条高速上,虽然依旧是车水马龙,但货柜车的钢铁洪流渐渐消逝。在大街小巷,实体店倒下一茬又一茬,惟有满街游走的房中介在卖力吆喝。
13年前,面对中央政府的开放政策向上海、北京倾斜,鄙人的同学“我为伊狂”曾写下一篇脍炙人口的文章《深圳,你被谁抛弃》。但好在有华为、富士康、高通等大量实体企业的支撑,深圳并未就此衰落。如今,当深圳渐渐失去这些支撑点之后,恐怕真的就要被彻底抛弃了。
延伸阅读:2015年台企仓皇逃离,全国各地比谁更惨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刚从文革中苏醒过来的中国仍然面临着极为严峻的就业形势,农村6.5亿刚解决温饱的剩余劳动力被困于一亩三分地,国企4000万面临下岗的员工急需寻找就业机会。
恰逢其实,台企携从日企学来的质量管理和精益管理经验登陆了,凭借对大陆人性和政府的深刻了解,以富士康、华硕、金仁宝、广达、英叶达、友达光电、顶新、统一、达夫妮、宝成等为代表的台资企业迅速在大陆开枝散叶。据《费加罗报》报道,台湾1990年以来共向大陆投资了1400亿美元,八万家工厂共雇用了八千万大陆员工。如果算上间接带动的就业,台资企业给大陆带来的就业机会应不低于2亿。
从2008年开始,中国政府对肥得流油的外资和民营企业开启了切蛋糕模式,见势不妙的台企逐渐把企业转移到东南亚、印度等地,外资撤离潮就此暴发。2015年,在政府官员的一片辟谣声中,在陆台企实现了胜利大逃亡。
电子行业:
2015年3月,金仁宝集团旗下位于苏州的孙公司泰金宝电子在春节前全面停产,在同一厂区的泰金宝光电(内部称之CE)也将结业,并将相关的设备材料转出到泰国、巴西、波兰等国。
6月18日,在大陆拥有多家子公司的台湾合正集团旗下的昆山合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传出老板偷偷卖厂的消息,造成员工罢工、供应商集中讨债致工厂停产。
8月8日,一个令中国打工者颤抖的消息传来,在中国雇佣员工达120万人的富士康大举进军印度。未来五年投资50亿美元设厂,计划在2020年前在印度新建12座工厂,并最多雇佣100万当地工人。
国庆长假期间,东莞长安金宝电子厂将生产线偷偷搬迁至泰国,数千员工回厂上班时发现工厂不在,现场一片恐慌。
2015年8月,当年在手机领域叱咤风云的台商企业HTC,巨亏2亿美元正在准备变卖上海的工厂。
10月12日,全球最大触摸屏生产厂家、三星等十几家500强企业的御用工厂台资企业洋华光电宣布关停惠州友威工厂,将手机代工订单转移至越南工厂。至此,洋华在大陆的3家工厂已全部被关停,上万就业机会灰飞烟灭。
10月20日,台湾太乙集团旗下的昆山宏诠电子突然宣告倒闭,公司法人代表和一众台干销声匿迹。11月15日,深圳鸿诠电子宣布倒闭,失业员工在维权时与维稳警察发生激烈冲突。
10月22日,台湾第一大、全球前三大面板厂之一的中强光电南京分厂——璨宇光学(南京)有限公司突然停产歇业,造成1500多员工失业。
12月21日,台湾上市公司介面光电老总叶裕洲宣告,介面光电(湖南)公司正式破产倒闭,一千多名员工在春节前突然失业。
此外,荧茂在年底出售福州厂给大陆玻璃薄化厂华宸,悦城陆续宣布关闭位于大陆的厂区,政翔也宣布解散清算苏州厂。
制鞋业
自从金融危机以来,东莞全球生产规模最大的运动鞋生产企业———裕元集团、中国最大的女鞋生产企业———华坚集团,以及大力卜集团(绿洲鞋业、绿扬鞋业)、顺天集团(力凯鞋业)等多家风靡全球的制鞋集团,纷纷都在转移。
3月18日下午,力凯高层在缅甸接受南都记者电话采访澄清东莞工厂倒闭传闻,称正在逐步收缩东莞生产线,未来研发和采购依然会留在东莞,生产将转移到缅甸。
与力凯同处于东莞厚街赤岭工业区的另一鞋业大鳄大力卜公司,一边在向中国内陆转移,一边在越南扩大投资规模。
去年农历春节前,位于广东东莞的万人台资鞋厂兴昂鞋业突然宣布关闭工厂并将产能转移到东南亚,又有三千名产业工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饭碗。
裕元在清空东莞产线的同时,也加快了在印尼、缅甸、越南的投资。集团在印尼投资5,000万美元的第4座新制鞋厂已经投產,2015年年初还宣布加码缅甸Myanmar Pou Chen公司投资1,000万美元,同时也将持续投资曾经闹过工潮的越南。
在运动鞋制造行业的地位仅次于宝成集团的赐昌鞋业,原先在深圳两家工厂加起来有3万~4万名工人,现在缩减到几千人。与此同时,赐昌鞋业在东南亚发展速度则更快,目前在越南的工厂已达到5~6万人。
08年之后,面对铺天盖地的用工荒,中国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痛。罔顾外资和民企等实体制造业对就业的巨大贡献和对拉动内需的源源动力,一波又一波的房地产和铁公基高潮将数十年积聚的财富化为乌有。房地产一枝独秀的政策也导致了钢铁、水泥、建材、陶卫、家具、家电等行业的产能严重过剩。
算而今重到须惊!东北被波涛汹涌下岗潮的下岗潮淹没,华北在雾霾和去产能的双重夹击下动弹不得,长三角台资企业仓皇逃走,珠三角倒闭和跑路潮此起彼伏,全国各地陷入比惨模式。短短八年间,中国由商贾云集的世界工厂变成鬼城遍地、失业高涨。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沪ICP备09033911号-6